Michelle and Cello

Music art and Cello

Saturday, April 30, 2016

康复 27 ----- 公审

一时间,S国的大章小报,充拆着升阳教会失信案法庭审判大大小小新闻,法院前子扬与书月手拉手跟在齐小渠律师后面的画面深入人心,各种长篇大论细细挖掘关于子扬和升阳教会如何开始、发展、到如今走上被控的地步。

S国近年来,遭遇了许多起慈善机构和非事业单位重要人物贪污行贿大案件,许多个受尊敬仰慕之人,突然间被暴出背后有着一套完全不能见光的罪恶行径,全国上下—片哗然。

最著名的要算是一个成绩斐然的肾脏基金会的总裁,盗用公款,非法占用捐款基金作自己和家人豪华享用,更过份是某位要人居然还公开维护他,对他自封的年薪30万美元再加二、三十万奖金的报酬,说成是对他这样的人才只是一粒花生米而己,此话一出引起一片公愤。

人们对许多人事都失去往日的信心,悲叹世风日下。当子扬事件暴光后,不用伸判,子扬已被大多数人列入为表面一套、背后—套,为谋私利而不择手段之人的名册中。

一夜之间,陆子扬,一个光芒四射,众而仰之的大教会牧师,从神坛倾刻坠入谷底,人们衔头巷尾,津津乐道于在法庭中公开的教会里这几年来各种投资项目、捐款细节,惊讶于升阳教会能聚集如此庞大资金。财多必贪,人们根据自己的一相情愿,对子扬失信事件作出认为合理的解释,一致认为子扬都是装的,目的是为了自己谋利。

法院门前往往早早就有大群人,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态排队争取拿到进入法庭的听审权。当子扬在书月和齐律师陪伴下进入法庭时,许多人对他冷嘲热讽。只有那些跟他—起亲密合作过的升阳教会会员,举着"加油" 的牌子默默地支持他。

法庭开审了几天,案子关键是五百万美元和淘沙岛公寓。检控官指出子扬应该对资金负责因为那是教会基金,由会员捐款而来,除了用于教会建设不能作任何其他用 途。而那公寓也是捐款之一,不能作任何私人用途包括给子扬—家居住。他们极力说服法庭百谷老人所附加的让子扬一家居住的条件,由于老人去世,不能作为当堂证据。

正在这时,案子起了大变化。一个从J国来的叫青田的自称是百谷老人生前朋友的人来找齐小渠律师,小渠正为子扬作辨护律师。这位青田先生告诉齐律师,他是一位投资顾问,帮百谷先生生前管理资产。他从报道中知道有关淘沙公寓的事,他说他有百谷老人由J国公证过的亲笔文件证明公寓是百谷先生所拥有,并赠与升阳教会作子扬一家的居所。

齐小渠当场让青田先生写了证人文件,并立刻告知子扬,把这一重要证据在法庭上作了陈述。法庭看了文件接受这—证据和证人,并当堂让青田出庭作证,结论是公寓使用是合法的,这样事态就集中在那五百万头上。那时,五百万缺款己被小渠和琳达补上。

检控官认为虽然资金己经补上,但挪用公款之事已成立,不可弥补,当事人罪职难逃,更何况补上的一部分资金也是来自于教会投资,手续不合法规。

他们以影子公司法律文件由齐小渠所经手,财务由琳达管理,二人又一起用非法手段追补资金,因此认为此二人伙同子扬作不法之事,也对其指控并进行起诉。诉这样案子就扩大到涉及三人的更大案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