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le and Cello

Music art and Cello

Friday, April 22, 2016

康复 16 ----- 隐瞒真相

郭碧婷与志钢通完话,必竟作贼心虚,后悔得很。左思右想,不明白为什么紫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如果知道,就不要去碰她。但目前最要紧的是千万不要让她知道手术所用的材料是目前正在试验的架状晶体。

郭碧婷从这夜开始,失眠症更加严重,一夜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早,就第一时间去了牙科医院院长室,她知道院长江长春一直很欣赏她,她此时实在需要他帮忙。她进院长办公室,把杨紫晶的情况解述了一番。

院长当下就怒不可遏,训斥郭医生怎么可以干下如此勾当。但气消停一会后,就想到目前应该如何处置,事情传出去,如果让外界知道他院里居然做没有经过病人同意的医药试验手术,事情会如何收拾,他实在心里没底。他当下跟郭碧婷说,马上去跟他的老朋友,中心医院住院部院长一个印度医生,阿必拉须谈谈。

阿必拉须一看就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医学专家,曾经给一些S国紧要人物看过病,就在他的办公室里挂着他与要人们大大的合影,就象默默地告诉来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一进门,你就己对他肃然起敬。

听了郭碧婷的解说,阿必拉须问郭碧婷这种试验材料多少人用过,情况如何。郭碧婷向他解释说有些人出现相同症状,但没有这么严重,不久也好了。阿必拉须又问郭医生对紫晶症状发展如何看待,郭医生说,时间长了,晶体会与人体组织结合,最终会被人体组织同化。阿必拉须和江长春同时问郭医生是不是对此很确定,虽然郭医生的试验结果还没有足够数据支持她的说法,她还是点了点头。三人探讨多时,最终一致决定,不要对紫晶作仼何检查,等着晶体自然消除。

当下午志钢来到紫晶病房时,已不见紫晶,他连忙问值班护士,护士告诉志钢,紫晶己转到疼痛病房。志钢觉得奇怪,到了疼痛病房,只能减少疼痛,但不会对病因和根除有任何帮助,这一定是郭碧婷指的她跟院长谈谈的事有关。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对病人极度负责的医生,志钢为紫晶担心,长此下去,只怕会有可怕的后遗症。

可是疼痛部不是他有能力可以干预的部门,他想应该找阿必拉须谈谈。他敲门进了阿必拉须办公室,一看到他,阿必拉须早己知道他为什么而来。他亲切地叫志钢坐下,听志钢说眀来因。志钢急切地说,对杨紫晶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要弄清楚手术处情况,—定要做详细检查。

阿必拉须却问志钢,如果弄清楚,郭医生有可能永远失去医生资格,甚至坐牢,你愿意吗?这把志钢问住了。阿必拉须见他回答不出来,就跟他说,仔细观察杨紫晶,有什么重要发展来告诉他。

志钢走出院长办公室,心里非常沉重。无论如何,他不愿意看到郭碧婷受伤害,但作为医生,对紫晶内心感到极度内疚和不安。他来到紫晶的病房,把自己的手机号交给紫晶,并告诉她,出院后,尽量试试看些经验丰富的私人医生,有什么事尽管找他。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