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le and Cello

Music art and Cello

Tuesday, April 26, 2016

康复 22 ------- 慢慢会好

几天后,终于如朱医生告知他们的,手术非常轻松顺利地完成了。紫晶一直来提心吊胆,对无可避免的手术和对因在异国他乡就医所产生的恐惧顿时消除了许多。不过,在手术时,朱医生告诉在旁的修竹,在操作中,他明显感觉到,因时曰己久,许多晶体物巳渗入牙床骨,如果要完全清理,可能要切除一些牙床包括二颗牙齿。这让紫晶万分恐惧,她实在不愿意失去二颗牙齿。幸好朱医生补充,由于清除了几乎全部暴在牙床外的晶体,症状应该会改善许多,可以不作切除牙床手术。

手术后第二天,虽然紫晶脸颊青肿,颈肩依然疼痛,但很久以来从未有过的全身的轻松之感让她欣喜万分,好像卸下一付一直以来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的重担。她没有了那种站—分钟就想找地方坐或躺下的疲倦,她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好像以前一年多时日子只是一场长久缠绕着她的恶梦。

第一个念头进入她脑海就是六月,妈妈又可以陪你很久了!她激动地暗暗对自己说。

她洗漱完毕,出卧室看到了伯父伯母正在准备早餐,她愉快地过去帮忙。二位老人看着精神与往日大不一样的紫晶,异常高兴,骄傲地说还是中国医术高明。

桌上堆满食物,中餐的有包子、油条大饼、荷包蛋。西餐的有牛奶、酸奶、面包咖啡。紫晶知道老人特意中西结合,有备无患。他们手中正在包菜肉小馄饨,说这是修竹爱吃的,给他作早餐。修竹还睡着。

紫晶很高兴知道这是修竹爱吃的食物, 细细询问如何制作,也一起和他们边包,边聊天。他们说,你们S国不是什么都很先进,为什么医不好你这么容易治的病。

紫晶禁了一下,不知如回答。与任何一种行业—样,医疗界绝大多数医生都抱着治病救人、救死扶负的精神努力工作着,可黑暗的一面也是众而周知。做不该做的手术,用不该用的药,更有甚者在病人身上耍手段以达到不可告人目的。

可这怎么跟老人说呢? 紫晶不想引起他们不必要的担心,想了想只是说,对她的病, S国医生介绍朱云峰是这方面最好的专家。老人听了也觉得很有理,伯父说是啊,我们中国人多,医生实践机会较多,自然有些手术技术会高些。

这时,修竹从他的房间出来,看到紫晶己没有了往日病怏怏的样子,神彩一新,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他说这真的证明一切是那晶体填充物引起的,这样就好,去除了,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

老人不解,修竹就给他们说了紫晶作过某种晶体填充物手术。老人们大惊,杨小姐以后千万当心,可不能随便做这种进鼻子的手术了。 又心疼地说,好好一个人,被折磨成那样, 不过,去掉了填充物就好,会好,慢慢会好。是,修竹充满信心地附和着,慢慢会好!

冬天里,清晨阳光洒到餐桌上,四人围着桌子准备早餐,毎人的心里因充满希望而格外温暖。

紫晶知道修竹忙,手术后,要过十几天才能拆线,其间只是等,就对他俏皮地说,你忙,先回S国吧,我要跟伯父、伯母过三人世界。修竹父母也说,你回去吧,我们会照顾她。修竹想想只是等待拆线,没别的大事,决定等二天后如果情况稳定就回去做点事,到时再来。遂嘱咐他们三人,有什么事,一定通知他。二曰后和三人依依不舍地告别而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