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le and Cello

Music art and Cello

Saturday, April 16, 2016

康复 10 ---- 重逢



 "莲花开放的那天,唉,我不自觉地在心魂飘荡。我的花篮空着,花儿我也没有去理睬。
不时地有一段的幽愁来袭击我,我从梦中惊起,觉得南风里有一阵奇香的芳踪。
这迷茫的温馨,使我想望得心痛,我觉得这仿佛是夏天渴望的气息,寻求圆满。
我那时不晓得它离我是那么近,而且是我的,这完美的温馨,还是在我自己心灵的深处开放。"

                      ------ 印度诗人泰戈尔

几年前,当紫晶刚从生完小六月恢复过来不久,翻开久违的S国最大的报纸时,她被一张照片中熟悉的脸庞—下吸引过去,照片傍醒目的大标题:“著名大提琴家叶修竹将演绎爱尔加大提琴协奏曲”,她惊讶得几乎窒息。

文玉和紫晶一起欣赏了那场无与伦比的修竹的爱尔加大提琴协奏曲E 小调独奏会。紫晶已无数次欣赏过修竹送的那片同样的碟片,惊讶于修竹如今已到炉火纯青的音乐造诣。往曰那少年强作愁的的清涩已完全被强力而厚实的沧桑感而替代,而这种沧桑真是爱尔加大提琴协奏曲E 小调第一乐章所必不可少的元素,再加上近七、八年的技巧上的刻苦修炼,修竹把一切都那么完美结合在一起,不遗余力地呈现给了观众。

文玉和紫晶一样,急着想见一见久违了的老同学。他们在音乐会后,在音乐家的签名会上,跟很多音乐爱好者一样,排着队,拿着节目册等签名。

修竹彬彬有礼,和蔼可亲地给长长的人龙一一签名,有的还一起拍照。虽然紫晶还排在很远处,修竹已感觉到了那已熟悉但久违了的气息渐渐逼近。他做着同样的事,努力地集中精力,但不由自主地做得有点力不从心。

从到S国后,每天醒来,当大脑开始思考那瞬间,首先进入思绪的都是紫晶文静亲切微笑的脸。他做着早晨该做的事,漱牙,洗脸,心里却把自己想跟她说的各种各样的话都黙默地一遍又一遍在说着,想象着见面的一天。这种期待让他觉得甜蜜又温馨,让他每天都心情愉悦地做着各种事。当然,他知道,他只想见一下她,看看她,尽此而已。

再接下来思考的才是当天的例程,或表演,去国外演出,或是交响团的排练和给学生上课。

他在S国大学也任职,教几个学生,曾许多次经过紫晶的办公室,但鼓不起勇气敲门,而一次次过门不入,当然他知道,那时紫晶正忙于生孩子,已很少来上班。

当对她思念非常強烈时,他会在晚上开着车在S国大学紫晶的办公室下面停着,静静坐在车中,望着紫晶办公室的窗口,似乎感觉这样就如和紫晶在他身边一样,他希望有奇迹,办公室会突然出现灯光。

修竹听说紫晶的家是在S国南面的一个叫淘沙的小岛上,他从他的12层公寓里的窗口中,可望到那因近年来不断的开发,而灯光通明的小岛。他总是在夜深人静时,伫立在窗前,长久地望着远方的小岛。只因紫晶,就连在各种各样场合当他听到淘沙的名字时,他都心动不己,觉得无比亲切!多少次,他漫无目的开着车,在那个叫淘沙的小岛上转悠,好像有一天能出现那熟悉的身形。

可如今,当他曰思夜想的人出现在面前时, 他却如任何一个久别重逢的熟人一样,热情、礼貌,恰到好处。谁也没有觉察一丝他心里的汹涌澎湃,脑海中的云腾翻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