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Pang Art

Lily Pang Art

Tuesday, April 19, 2016

康复 13 ------ 影子公司

齐小渠的律师所占据了一幢市中心现代化大楼整整27层一个层面,里面不光有体面的迎客厅,办公室还有几间巨大的计算机终端房用来储存庞大的客户资料。

这一天,齐小渠在两面落地窗可俯视大片市容的办公室里接待了一位久别重逢的朋友,大名叫汤姆士的一位从巴拿马处女岛来的律师,路过S国顺道过来探望老友。

在兴高采烈的交谈中,齐小渠了解到这位仁兄是在一个专门帮助世界各地有钱人设立空壳公司或影子公司的律师所工作。这些公司让有钱人隐藏财产以便偷税漏税,或是用来洗钱转移资产。手续异常简便利索。虽然齐律师对这种公司己了解不少,可今天细细听汤姆士把它们的好处一一道来,他还是学到很多新东西,更重要的是对它们着手开办的手续一清二楚。

汤姆士介绍的公司让齐小渠陷入沉思,他想到升阳教会最近准备在邻国M国建立一个分公司叫升阳M无盈利公司,准备在那里开土动工建造在M国的第一个教堂。升阳教会在子扬带领下,许多人慷慨解囊,绝大多数有良好固定收入的人,都愿意毎月定期捐款,教会基金前所未有的充实,这让子扬开始试着往邻近国特别是他的故乡推广升阳教会。

齐小渠立刻作了—个重大而阴险的决定,他给汤姆士写了一个电邮,让他在处女岛开一个也叫升阳M无盈利公司,并嘱咐他让他尽快寄有关文件过来。他要在处女岛开一个和M国一样的影子公司。当他做完此事,想起子扬的双眼,他心慌意乱,连秘书李小姐进门没说完话就让她出去。但一想到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的议员职位,如子扬一样面对广大群众发表言论的享受,人们一双双对子扬—样对他崇敬的目光,他又咬紧牙关,准备豁了出去。他想等他把大选搞定了,如果有机会接一、二个大案子,他就可以在最快的时间把钱还回去。M国公司刚刚起步,—部分资金可以稍后才到,等他还回钱后,然后撤销影子公司,这样没人能察觉其中的来龙去脉。

当他拿到汤姆士寄的文件,他把这些文件和M国公司的文件一起交给子扬,并告诉他这是关于M国建立公司的法律文件。子扬更本无法分清在这堆文件里有二个不同公司,他们的名字—模一样,而且子扬从来不怀疑他这个老朋友。其实子扬对身边人谁也不怀疑,他就是那么真诚对待毎一个人,他总是爽朗笑着,对人没有一丝恐惧。说实在,跟子扬一起这么多年,除了齐小渠,还有谁会愿意到如此丧心病狂的地步骗子扬?就这样,这两个公司的创建,都由子扬签的名。

随即,齐小渠让琳达,升阳教会的财务经理,给这两个公司各汇去五百万美元。虽年轻但经验丰富的琳达当然看出其中的一些奥妙,但看到齐律师慈祥但无比严峻的目光,觉得其中有些事也许不是在她管筹范围,她不应细究。而且指示的人是与子扬一起创建升阳教会的律师顾问和教会董事之—的齐律师,她不作深想照办了。这就是为什么曰后,琳达受到牵连的原因。

齐小渠跟汤姆士又写了几个电邮,让他把处女岛公司的钱汇到他爸爸在中国帮他找的一间公司。小渠父毌由于在中国开金店,在商场上有相当大的人脉。通过这间公司,由他父母打理,转了几个公司,最后转到几家在S国的公司,并由这几个公司把这笔钱作为政治捐款,汇到了齐小渠的一个收纳捐款的个人银行账号。

过不久,那间被利用的第一间中国公司莫名到闭了,这样,没有人可以把升阳教会往后发现失踪了的五百万美元和齐小渠银行那笔钱追踪、关联起来,这就是齐小渠做梦也偷笑的影子公司高妙之处。

有了雄厚资金,齐小渠意气风发,信心十足,首先想到的是给国家交响乐团捐一笔数目颇大的款, 以引起中高层阶级人士的大力支持。因与修竹不熟,虽然修竹在教会里表演过几次,但不是信徒,并没有经常来教会,但他对几乎每周一次见到的紫晶相当熟悉,就给紫晶打了电话。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