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Pang Art

Lily Pang Art

Wednesday, May 4, 2016

康复 33 ------- 永别

也许是有了修竹,紫晶一下子松懈不少,流感趁虚而入。第二天当她醒来时,觉得头痛、喉咙痛、浑身泛力。她摸摸头觉得自己发烧了,她不禁内心着急,为什么在这时候生病呢?

她强撑着,没胃口,稍稍强咽几囗早饭,就去医院。

与修竹相见,修竹马上看出她病了,说你太累了,我带你去看一下病,然后回家休息。紫晶问伯母如何?修竹暗然地说,烧还是退不下来,人越来越迷糊。她还叫着你。

紫晶说让我进去看看吧,修竹想阻止她,但突然觉得应该让她去。就说,你穿严密些,待一下就出来。

紫晶进入里间,伯母己不是很清醒,因大量激素,脸浮肿着。紫晶看着她,好一会儿,伯母睁开发肿的眼睛,紫晶稍稍拉开口罩,露一下脸。

伯母认出紫晶,伸过手来,颤颤巍巍拉住她的手,用力地用微弱的声音说,紫晶,她没有叫她杨小姐。

她说,我实在不放心修竹,他总是这么孤零零一个人,谁都看得出他对你的喜爱,你们真是天造地设,可惜啊,天不随人愿。紫晶,你是个好人,你一定帮帮他。我真的放心不下,你帮帮他。

伯母用力挣大了眼睛看着紫晶,紫晶紧紧地握住她的手,重重点着头,好的,好的,她忍着泪说。

她出来后,脑中不断浮现伯母肿胀的脸,不时地想着她的话。修竹陪她看了病,买了些小吃食,就送她回家。烧了水,把药倒好看她吃下,并嘱咐多喝水,别忘了吃药。

修竹赶着回医院,临行前,紫晶怕把病传染给他,带上口罩才让修竹拥抱了她一会儿,在这生死之际,他们渴望拥有对方,以求得安慰和力量。修竹深情地说,我爱你,我的晶,晚上再来看你,好好休息。

紫晶担心他,说不用来来回回,多照顾伯母,你也当心,进出医院,千万带好口罩,我也爱你!

修竹还是来来回回地跑,毎个傍晚过来看看她,给她买吃的,虽疲惫,但一看到紫晶,他眼里顿时闪起光,忘了所有的奔波劳累。

二天后,姐姐修齐和姐夫也来了。姐姐眼睛红肿着,路上己哭了很久了。他们扔下行李,立刻往医院奔去。

—晚,紫晶梦见到伯母,她眼神殷切对紫晶说,一定帮帮修竹!紫晶蓦地惊醒,刚好接到修竹打来的电话,她知道是怎么会事了,泪一下子涌出眼眶。

伯母的灵堂设在她以前工作单位的一个大礼堂,她许多白发苍苍工作的同事,还有亲朋好友都来吊唁。

紫晶病好了许多,坐在礼堂边,眼前,不断的手臂帯黑纱的人流过来与修竹一家握手拥抱。紫晶看着这一切,脑子里却不断想着伯母的话,帮帮修竹。

出殡前一晚,开了追悼会。大家上台讲述伯母的种种生前事迹,紫晶这才对伯母有了更深了解。原来她是出生在香港一个优越家庭的小姐,来大陆读书时认识了伯父,就待了下来。在那中国还是闭关自守,落后贫穷的时代,人们都为她放弃香港对他们来说是豪华的生活而不解和惋惜,但伯母从来没有后悔过,和和亲亲地跟了伯父一辈子。

修齐也上台讲了话,回忆母亲对他们种种的爱,泣不成声。轮到修竹,他没讲话,只是说母亲最喜欢听他拉琴,哽咽着说他就给她拉最后一次琴,那首小时候拉给妈妈常听的 <<红星歌>>。

虽然没有钢琴或乐队伴奏,但丝毫没影响人们对音乐的感受。音乐一会儿雄壮,一会儿诉说衷肠,想起儿时他无数次拉这曲子时,母亲亲切、慈爱和赞许的目光,修竹终于泪流满面,用尽全身力量为母亲作最后一次美伦美奂的表演。

人们个个沉浸在这似乎对他们而言无比熟悉的旋律中,泪中带笑,最后一起情不自禁随着乐曲拍起手。

—个美好生命的结束,除了悲哀还有感激和随之而来的悲伤的欢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