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Pang Art

Lily Pang Art

Monday, April 18, 2016

康复 11 -------- 家

紫晶和文玉的家是在淘沙小岛的海边,一坐三层楼的小洋房,面临大海。从二层高的客厅的落地窗里,看出去的是一览无遗的大海和与S国邻近的遥远M国灯影绰绰的山搂。当然这是文玉父母名下的房产。

文玉喜欢请他的学术上的朋友们和从别的国家来访问的学者到他家作客。紫晶有时也请一些音乐界的好朋友过来聚一聚,聊聊天。虽然紫晶不是厨房高手,但也有几样拿得出手的好菜,不过朋友们更多是冲着交流、美景、美酒和美好气氛而来。

不久,人们就发现,紫晶家的聚会多了叶修竹,他们当然觉得一切顺理成章,修竹是与紫晶是校友。大家也为修竹加入而更加兴致勃勃。修竹友好谦逊,言语风趣悠默,可爱时,又婉如一个大男孩,是小六月的玩伴。

六月那时跟妈妈学钢琴,但自从看到修竹一次演出后,就对妈妈认真地说,她不要学钢琴,要学大提琴。修竹拍手鼔励她,好啊,叔叔来教你,你一定会是最棒的。紫晶马上栏住修竹,不好吧,她说,六月太小,会让你太累了的。可修竹和六月那么坚持,她也就随他们去了。

这样,六月就开始跟着修竹进行毎星期一次的大提琴课。六月有妈妈教的钢琴基础,有良好的听觉,对修竹教的各种技巧领悟非快,几乎一点就通,好像大提琴是专门为她而准备的大玩具。这样毎周一次的大提琴课的时间成了三人异常快乐的时光。

时间久了,人们有时就好奇,想知道修竹为什么还孤身一人,修竹有一次就带来了一位名叫徐娜的他们熟悉的女孩来聚会,她同样在S国国家交响乐团,拉小提琴。

一人漂泊的日子太久了,修竹渴望有个家,他喜欢孩子,也想拥有自己的孩子。当他—来到S国交响乐团,热情奔放的徐娜就对他关怀备至,总是找机会跟他相处。每个团里的人都看得出徐娜对修竹热烈的追求。修竹感激徐娜的热情,看到紫晶如此幸福美满,修竹问自己是不是放下一切,试着向前生活的时候了?

不久,他就和徐娜结了婚。婚后有一段时间修竹—心一意地,努力学习经营一个小家,不再在办公室忘我练琴到深夜,时时发简信告诉妻子他有多么爱她,想她。他们同进同出,一有空就去世界名胜古迹游玩或享受美食,徐娜无不骄傲地在社交媒体晒晒她和修竹的恩爱和丰富多姿的生活,—切都那么令人羡慕。

可修竹却惊恐发现,每当他寻找热烈词汇写简信给徐娜时,脑海里浮现的却是紫晶令人心颤的脸庞,他努力摇着头,想抹去这种不高尚的行为,但之后只能发些肃然无味的短短的信息。

当在国外演出完后,他会时常选购些小礼物。他会身不由己地走许多路,看许多店,想挑一件完美的礼物送给紫晶, 而给徐娜的礼物却往往是在最后一分钟,匆匆检挑出来。

在快到家的飞机上,他兴奋地想着分享演出成功的喜悦,可那分享的人却往往是要在下飞机后,第二天给六月上课时会见到的紫晶。

让他更有罪恶感的事是,当修竹有时拥抱着徐娜青春美丽的身躯,当夫妻间进入忘我境界时,他不可抑制地呼唤着的却不是徐娜,而是晶,晶,晶...。还好徐娜还以为是:琴,琴。她嗔怪修竹,你怎么一刻也忘不了你的琴?

修竹越来越清楚认识到,他和徐娜仅仅在一起生活,而不是组成一个家。他渴望的家是由亲人组成的,虽然他喜欢徐娜,她的青春,美貌和热情,但她没有那种让他自由自在、可以托付一切的亲人的感觉。他告诉自己,他应该用心维护婚姻,应该感谢所拥有的。可是这一切无法改变他越来越清晰认识到的现实: 在这段婚姻里,有太多的掩饰,甚至作假和表面功夫。他觉得越来越累,慢慢又开始留在办公室到深夜,甚至有时周末也待在办公室。在家时,他经常独自看手机或无精打釆睡觉,这样—直到了有一天,他和徐娜出去散步,感到连拉手也无比别扭。

终于徐娜咆哮着搬了出去,一个家迅速解体了。徐娜走的那天,修竹还是难过得把给六月上课的事也忘了。紫晶在他办公室左等右等,见他不来,又给他打电话发简信都没人接。紫晶心越来越慌,这绝对不是修竹的为人,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她把六月交给她父母就开车到修竹家。

当紫晶一进修竹家,修竹一下子就激动的无法把持,失去平常的矜持,猝不防及地紧紧地把娇小的紫晶拥入他阔大的怀里,泣不成声。他为刚逝去的婚姻而悲伤,更多的却是为他往日的情怀,为他无法放下对紫晶的爱不知所措而伤心。

紫晶被修竹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跳,可从修竹断断续续的几句话知道离婚的事,她不禁对这个她极度欣赏朋友的不幸之事感到伤心和同情,她情不自禁回抱他,想给他一个他极需的安慰。

当紫晶看着平时神彩飞扬的修竹如此伤心,她第一次发觉,这个大男孩原来对她是如此重要,他的不幸深深刺痛了她,她不愿意看到他难过伤心。她可以为他做很多很多的事的,只要让他快乐幸福。

恢复单身的修竹,全身心投入在演艺中,大提琴永远让他充满激情,废寝忘食。他一年有六、七十场在全世界各地举行的独奏音乐会。他也给时间给公益活动,包括升阳教会的慈善演出和野外音乐会之类。

不久的一个周末,他将在S国无与伦比的植物园举行的野外音乐这时紫晶却接到一个关于修竹这场表的电话,而来电者是在升阳教会里认识但没有什么交往的齐小渠。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