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le and Cello

Music art and Cello

Tuesday, April 12, 2016

康复 01 ---- 回不去了

我忍不住要写,写下美好和丑陋,写下上帝的亲吻,天使的纯洁,魔鬼的阴险残忍!

郑重声明,本作品可能会让你联想到当今发生的一些大事,可本人从不去法庭傍听,也从不紧密跟踪案子报道,一切人事全是本人凭空想像,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你一步一步,走在通往终点的路上。你不知道明天那一步就成了你到达终点最后一步!你不甘心,是不是只要努力再迈两步,你就可以再延续一些终点的路? 你用尽全力,可是,那微小的一步却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鸿沟。你往回看着那充满往日情仇爱恨的一树一瓦,一叶一草。超过了那一步, 一切都回不去了!你看着你所至爱的人们,泪流满面:一切都回不去了!

那熟悉的大提琴家杜普蕾演奏的爱尔加大提琴协奏曲E小调第一乐章在空中飘浮,杜普蕾那同样泪流满面的脸与音乐的节奏交叠一起。她那曾经无比轻盈的双手,此刻,却连琴弓也无法承受。弓子飞了出去,杜普蕾那无奈的痛苦至极的哭泣告诉人们,一切都回不去了!

紫晶泪眼婆娑,她感到手中似乎有一样东西动了一下。她看到自己在一个高冷的山峰,似乎有一条红线套在她手中,牵引着山脚下的小女儿。小女儿哭喊的声音隐隐传来,:妈妈,不要走,妈妈下来!”。

突然,那冷漠的山峰却温暖起来,那只能由万物之主才能送来一阵异常温暖安详的气息,让她感到璇晕,同时一阵无法言喻的愉悦流遍全身,那就是她在教堂每个主曰所期盼的真真切切的爱吗?还是从修竹那阔厚胸堂里散发出来的特有的男人气息?她身不由已,她抗拒不了那巨大的爱的暖流,“对不起,小六月,对不起!”

俢竹俊俏而充满无比关爱的脸在紫晶的脑海里和朦胧的双眼中一闪一闪。:“对不起,俢竹!” 她仿佛抓住了修竹那无比有力的大提琴家的双手,手在空中划拨:“再见, 六月, 再见, 修竹,我的最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