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le and Cello

Music art and Cello

Tuesday, April 19, 2016

康复 12 ------ 齐小渠

齐小渠打来的电话是跟紫晶商议一个关于他竟选义员的事。

S国五年—次的大选不久即将如火如荼地举行。四年前齐小渠凭借不息努力,从基层做起,比如给穷人提供免费法律服务,组织义工帮助部长们提供亲民活动等等,终于如他所愿当上了国会议员,让他实现了孩儿时的梦想,就是像子扬一样到那儿都有人围着。

即将来临的大选决定他是否能连任他所在选区的国会义员一职。许多个政党同时对这一席议员虎视眈眈。齐律师知道,竟选是唯一一件很难走捷经的事,他得用十二分力气以保持他目前的位子。

几乎每个周末,他都用来进行亲民活动。早上他早早起来,到地铁站门口迷着谁也看不清真相的小眼睛,圆胖的脸堆着讨好的微笑,跟乘客们一一握手问候。白天就到人群密集的居民心脏地,挨家挨户地作家访, 他的团队一群人,手里拎着一袋袋里装曰用品,比如面条、菜油、麦芽营养粉之类的袋子,一家一户地送给那里居民。

S国的人民,当年越洋过海来到S国,当他们离开的国家已发展到面目具非时,他们还保留着那离开祖先家园时,因思念、响往变得更加纯朴的心。只要谁能让他们生活提高、关心他们,他们就选谁。他们最看不惯就是高高在上之人之事, 他们为他们的领袖平易近人而骄傲,尽管这类的平易近人价值几何,是不在他们所想的。当然自由民主之类更不是在他们所关心之事之中。他们时时取笑周边那些民主国家发生的荒唐事,  为自己井然有序、富裕的生活骄傲非凡。`

齐小渠深深了解人民的想法,在齐小渠的竟选网站里,充斥着他无比亲切的跟心脏地社会各阶层人民交谈,握手的照片和他如果当选后,保证兑现的各种各样改善居民生活的方案。

S国人称心脏地就是所谓的政府建造的以几十,甚至上百高度集中的居民高楼为中心的区域。政府把人囗集中在这样一个个小区域,在区域内建地铁站、商场、学校等等基本设施,方便居民的生活。通过这样的方法,得以在这人囗密集,资源匮乏的蛋丸小国维持大面积的绿化草地,让人称之为世界独一无二的花园之国。

政府通过强制人民从他们的工资或其它途经交缴一定的退休金,再让他们可用一部分退休金来卖他们居住的高楼单位,使得广泛达到居着有其屋,这样就轻松地解决了世界各国都面临的一个巨大住房难题。

S国75%的人民居住在心脏地带,其余的散落在零零散散的私人住宅, 包括有着警卫守门和各种各样高级设施比如游泳池,健身房等等的私人公寓。微乎其微的人是住在各种各样联体或单独式的别墅中。齐小渠选区是私人住宅高度集中之地,20%选民住在私人住宅。去拢络这批人,不是每天站地铁就可以达到的,这些人几乎人人拥有车子,更本不会来地铁站。齐小渠灵机一动,想到了修竹即将举行的表演,地点正好位于选区的植物囩。他想以私人名义捐一大笔钱给国家交响乐团,支持国家软件的发展。他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的招术去赢得这批人的好感了,因为这些人越来越关心国家对艺术和文化的发展所持态度。为了大造声势,他想在修竹演出前,当众捐款。

齐小渠有很多钱。他是律师圈内知道的有名的为了赚钱,什么样的䅁子都接的人。即使一定会输,或打了也只有肥了律师的官司,他都用各种各样理由、巧妙法子使得当事人往往把官司继续下去, 害得有的人输了官司还陪好多钱。

曾有个从中国来的劳工,不幸在工作中负伤。雇主答应赔偿五万块钱,可当在齐律师这儿作免费咨询时,齐律师告诉他赔偿可以更高。劳工委托齐律师去打官司,而结果法院判下来还是五万块,但这位不幸劳工却得从五万块中抽出大部分付给齐律师和对方律师。

对那些一看就知道没有理的被告者的官司,别的律师不想接,但他如果看到原告无财无势,他就帮被告送措词严厉的律师信,以吓到对方。 连这样赚些小费的事他也不放过。

郭碧婷就是他帮助过的这样的被告者之一。有几次,郭医生差点被几个受害人控告,但都在官司没有公开前就被齐小渠摆平了。有几个被齐小渠措辞强烈严峻的律师信吓了回去,那些吓不了的被他悄悄用私下协议调和了。

大家心知肚明,齐小渠是那些人类中比较作风不实之人的庇护所,而因此他也赚了不少钱。

但这次用来捐款的钱,却是别有来头。齐小渠为人吝啬,况且他有一所价值千多万豪宅需要维持,家里还有二个孩子和一个开豪车,用名牌品的律师太太,费用着实不小。他千方百计通过慕捐用来补充竟选费用,但费用之大,慕捐来的钱财往往捉襟见肘,而齐小渠坚信心脏地居名是需要用小恩小惠,而这小恩小惠累积起来就是一笔庞大的数目。

有一天,—个从巴拿马处女岛来的律师同行,给他指点了一条危险但似乎可行的财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