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le and Cello

Music art and Cello

Monday, April 25, 2016

康复 21 ------ 我们

在N城看病期间,修竹安排紫晶住在N城他父母的家里。修竹还有一位姐姐,她一家人如今在美国定居,家里只有父母二位老人。

修竹父母二位慈祥的老人,看到久未见面的心爱的儿子回来,满面笑容、喜不自禁。请进,请进,他们对紫晶热情洋溢。紫晶虽疲乏苍白,仍掩盖不了她优雅超凡的气质,老人看了满心双喜。

修竹己告知他们一个钢琴家朋友要来N城就诊,暂住他们家,他们满囗答应,并准备了温馨的卧室,还指着修竹和姐姐以前用的一架钢琴说,你如想弹琴就随便弹。紫晶因病痛,己经很久没弹琴了,修竹怕紫晶难过,连忙对父母说,别急,别急。

第二天一大早,紫晶和修竹来到了朱云峰工作的医院。但当他们来到他诊室门前,吓了一大跳。诊所是医院中的一间就诊室,可是门前就诊病人就象繁忙时的超市排队结算的人群一样,在诊所门口排着长长的人龙。诊所门囗处居然还有警卫在把门。不时从诊室走出穿白大卦、手持病历的护士大声叫着人名,那个被叫到的人,从排着的队中走出,箭似的冲进诊室里,离护士近的几个病人,逮住机会问护士,385号还要等多久?273快到了吗?等等。

修竹对紫晶苦笑着说,欢迎来到中国!

这时,守门的警卫却向他们走来,问道,你们是叶修竹先生和杨紫晶女士吧?看修竹他们惊愕的样子,他连忙说,朱医生知道你们要来,告诉我叶先生的名字让我上网查你的样子,我查了下拉大提琴的叶先生您,—查就出来了。

随后告诉他们,下午朱医生在八楼105室开诊,叫他们2点去那儿见他。修竹这才松口气,他怕象眼前这样,紫晶恐怕会坚持不住。

下午他们来到八楼,那是完全不同环境的诊所,装饰典雅,有着绿色植物和黑色皮沙发,人影稀少。

他们等了一会,就诊室门开了,护士叫紫晶进去。紫晶忙和修竹一起进去,朱医生笑盈盈地在里面等他们了。朱医生四十开外,神情温和。他对紫晶他们说,你的情形我从赵志钢医生那儿略知一二,你有什么不舒服。紫晶就把她的情形描述了一番,并把从S国带来的C丅扫描和化验报告之类交给朱医生。朱医生仔细看了良久,告诉紫晶最好做个MRI,可以对手术处组织看更清楚些。紫晶和修竹都说好。朱医生随后写了一个单子叫他们去做,做好再来看他。

紫晶提心吊胆地去做MRI,在封闭的MRI机器里,不停祈祷上帝和告诉六月妈妈爱你,她不停地念着六月妈妈爱你,六月妈妈爱你……,才得以捱过这今人窒息的无休无尽的时光。当她快要崩溃时,机器终于停了下来。

他们再一次进朱医生诊室,朱医生沉稳而细致地跟他们解释,他看了CT和MRI,发觉手术处有些不明晶状物体,从紫晶对手术的反应和目前情况来看,他觉得应该是人体对外来物的排斥反应。他指给他们看CT上的一处影像,象一粒粒园形石子堆积着一样,他告诉他们这是手术处和不明物体,紫晶需要做一个小手术去掉这些不明物体,身体就会恢复。想到做手术,紫晶本能地感到恐惧。朱医生又进一步说明手术跟一个牙科手术差不多,非常简单,只需局部麻醉,损伤很小,基本没有危险。

但他又说,晶状物体己留在紫晶上颌处多时,周围神经、肌肉损伤不小,要完全恢复正常,恐怕不容易。

朱医生说得实实在在,句句在理,丝毫没有夸夸其谈、遮遮掩掩,紫晶和修竹都为如此简单的手术却在S国没人能清楚讲明需要做的理由而感到惊讶和愤慨,同时也为如此巨大的痛苦有这样简单的解决方案而感激涕淋,他们感激朱医生、感激志钢黙默为紫晶所做的一切。

他们同意了做这手术,而且朱医生还说如果紫晶害怕,修竹可以看着他做,这让紫晶心里又踏实许多。考虑到他们远道而来,朱医生把手术安排在最早一个空位。

回家时,坐在出租车里,修竹拉着紫晶手,对她说,我们一定要有信心,决定下来事就好好去做,一切我们共同承担,我们一定会度过这一关。他一连说了三个我们。

紫晶虽然忍着疼痛,但是想到未来从未有过的光明,她忍不住把头依偎在修竹臂膀,俏皮地说,是的,我们, 叶大提琴师。

N城如今刚入冬,对毎天生活在热带岛国里骄阳高温之中的紫晶和修竹,如果穿着大衣在街上走走,吹吹冷风,应是—件绝妙之事。紫晶最喜欢冷风吹脸的感觉了,让人清新犹如重生。

可—天就医下来,再加上病,她没有精力享受这些。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真的以后会象他们一下不疼不痛自由自在? 紫晶觉得难以至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