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le and Cello

Music art and Cello

Wednesday, April 20, 2016

康复 14 ------ 致命的交叉

有时有着完全不同人生轨迹的两个人,突然有一天他们的轨道由于暝暝之中的一股力量无可避免地交叉在一起,其中一人或同时两人的生命却从此永远改变,有的是喜剧,有的却是悲剧。

人一生的轨迹,在茫茫捅挤的人海中免不了与许多其他人的相撞、相交, 如何远离那种会带给你悲剧的轨迹,而寻找亲近那些会带给你喜剧的轨道,这比仼何文化知识, 荣华富贵都来得重要。

那天紫晶听到齐小渠在电话中说要给交响乐团捐款,问可不可以找修竹谈谈。单纯的紫晶觉得是件好事,就答应约修竹出来谈谈。

不久后—天,在S国大学音乐学院的一家咖啡店里,三人坐在一起。刚谈不久,紫晶就说有点不舒服,要先告辞。

紫晶这几天左边的一颗经过根管治疗的牙有点不舒服,影响到左脸部。她还以为是脸长什么东西了,看了专科,被告知可能对根管治疗时用的填充物敏感,需要看牙医清理一下。

齐小渠看紫晶要走,忙拉住她,叫她不要忙着走,好不容易聚一起,好好坐坐,谈谈。紫晶只好把她的情形解释了一下。齐小渠连忙拍手说,这事情可对找对了人了,我给你介绍一位大名鼎鼎的国家牙科医院的牙医郭碧婷,并立刻翻出郭医生的联络号码发给了紫晶。

紫晶平时最不喜欢看牙医,认识不了几个合适的。当几天后疼痛难挡时,就来到了郭碧婷那一间设备超群的国家牙科医院二楼的一个诊所。

郭医生脸上露着静静的微笑,和蔼可亲地默默打量着文雅迷人,浑身散发着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气息的紫晶。填写病历时,她轻声细语地问紫晶的职业是什么,当紫晶很平常就象说吃饭睡觉一样告诉她,是一位钢琴家时,郭医生不由地瞄了一下紫晶美丽修长的双手,虽然郭医生的笑脸丝毫未变,心里却为自己已变形且有点疼痛的手好像被针刺了一下一样,隐隐作痛。当她问到婚姻状况时知道紫晶己结了婚,还有一个六岁孩子时,她的心有点愤愤不平了。莫名地,她把这位平生从未谋面的女人—下子当作敌人了。而这一切,善良的紫晶是做梦也想不到的。

郭医生简洁告诉紫晶,她会为她做一个小手术,清理一下牙床,过敏就会消除。紫晶想想只是一个简单牙床手术,也没多想,就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可当紫晶走出诊所门时,正在一张桌子上的电脑前按排手术的郭医生最后回头看了一下紫晶,觉得好像不能这么简单就完了,这个女人应该也要担当些人生的磨难,她想到为什么不在紫晶身上试一下她的最近的一项研究项目,一种新型的填充材料。想到这儿,她在手术同意书的材料一项,本来是空的,写了: "架状晶体",那正是她正在研究的一种填充牙床材料。

手术的方式也完全变了,她在手术内容一项又多加了个叫颌面填充的手术。这意味着,她会在紫晶牙上方牙连接颌面之处放填充物。这是很危险的手术,虽然病人根本很难区分一个平常牙床和进入颌面的手术的区别,因为颌面就在牙床上面,但因为需进入上颌,虽然一点,也会造成对人的鼻窦、鼻腔、咽喉、耳朵甚至整个呼吸系统及至人的全身有致命的影响, 院里很少医生敢轻易尝试。但这在平常早己对人的生命安全完全麻木的郭医生那里,更本不是一件值得作任何多想的一件事,当她做这一切时,眉头皱也没皱一下。

为了证明这一切都是紫晶同意过的,她找来了一个小护士,让她在证人那儿草草签了名,以证明她所写的都是紫晶看到的。

她根本违反了,S国规定的对尚在医疗试验阶段的药物及材料的规定,完全没有让紫晶填写有关医药试验病人同意书。

几天后,在紫晶完全不知情的情形下,郭医生在紫晶的牙根上方与脸连接处放了那种尚在试验阶段的填充物,而且是在完全没有对紫晶是否对这种材料安全与否作任何评估的情形下放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