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Pang Art

Lily Pang Art

Tuesday, April 12, 2016

康复02 --- 郭碧婷

在东南亚一个美丽富饶的小岛国S国里,高级上颌面部外科医生郭碧婷正在进行着一个普通的牙床手床。她一反往曰的镇定自如,手术明显地做得有些急躁。在最后缝合时,她粗暴地拉开病人的嘴角,病人的脸歪了,头都移离了原地。

在这家设备,人材都领先世界的国家牙科医院里,郭医生以她出色的手术才能,在事业上遥遥领先她的同辈们。

虽然只有十年的工作经验,她己升到了高级医生职位。她的同行,往往需要二十多年的时间才能达到。她的双手由于用刀和力过多,己有点变形。她做过的手术超过了比她工作时间长一倍的同行。

经年累月的手术,病人的囗嘴于她己无异于一条死鱼的嘴。 她疯狂地切割着一个又一个病人的牙床,牙肉。开始她小心翼翼,顺规蹈矩地做着手术,后来慢慢发现完全可以在每个病人身上做一些除在手术同意书中规定以外的试验,没人能发现。

不光如此,她还认识到,这个岛国的人民,有些人的还把二十一世纪当成她孩提时的社会。只要她展现些微的笑容,人们便对她言听计从。她可以在他们身上做任何想做的事。

她四十不到,脸色红润,个子矮小,永远套着迷人的微笑。她发现如果假装羞涩,面带微笑,人们便不会对所要做的手术追根问底,而她也省去了许多唇舌。

对于比较有知识的病人,她发现只要偷偷利用院里电脑中的便利,她便可轻松地把要做的手术和病人所了解的手术做得完全不同,而病人无法对她作任何指控。

比如,她可以利用电脑给的手术码的只有医生能懂的解释条款用在手术同意书中,她惊奇地发现,没有一个病人会仔细去研究搞清楚条款知道他们究竟将面临什么样的手术。这一发现让她对病人既鄙视又欣喜万分。他们就像她手中的一团泥,她可以作任何的柔捏。

在有些高危手术,当无法避免让高学历的病人了解手术细节时,她会使出她的最危险一招,她会让病人在最后一1分钟签手术同意书。她欣喜地发现,她完全可以利用同意书的缺陷,就是同意书的第一页是手术细节,另一页是签名同意。她会偷偷填写第一页,而只给病人看第二页。没有病人会不签名,而且几乎都是潦草地看一下就签了,根本不知道他们给在给一张空白支票。这一招还没有失败过。

有几次,当几个病人因为她悄悄地割断一条疼痛面颌神经,使得有些病人永远无法合上嘴而口水连涟,有些还想自杀。 她只是想试验一下割断这条神经而对面部疼痛有否帮助,没人知道她所做的。最后院里告诉病人一切都是无可避免的手术并发症而告终。虽然有医生私底下私语,但也不想惹事生非,只是那几个病人,只因一个小手术而痛苦万分,终身遗憾。

手术对病人会有什么影响,病人合适作这样的手术吗?她曾经小心翼翼地想过这些,但不知不觉,这些早已不在她每个手术考虑之内了。她唯一所想的是,院里重要的职位,下一界的人选,在所有的竞争对手中,她还需要做什么才能胜出!

 当她一年前搬入一座她用半生积蓄卖的梦寐以求的别墅时,童年的自卑、贫穷和苦难都园满得到了补偿。她更认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么值得。

童年少年时和妹妹弟弟挤只有一房一厅的不足50平米的政府建的亷价房里,她就告诉自己一定要从这整年充斥着各种不同类型的气味的廉价房区搬出去!她从来不看一眼富人同学各种各样时尚用品和玩意,在他们面前,她总是高高地抬着头,目不斜视地在他们面前走过。她完全把自己投入到读书中。当弟妺在窗外使劲叫唤她去玩时,她总是在背课文或是觧数学题,对他们的叫声充耳不闻。

她顽强的毅力,终于使她顺利地考入岛国中唯一一所医学院。她在选择专业时,选了鲜少竞争的上颌面外科。她从开始就告诉自己,学医只是为了达到自己想要的,她决不能停留在每日切割病人的小事上。少了竞争对手,她达到目的的速度也就快许多。

这十几年来,通过她不断的对病人弱点的了解,使她得以在他们身上不断试验创新。她是院里第一个做开面颌填充物高难手术的医生,车祸中面部和颈部高难修复手术,她是这个岛国医生中的首选,她高超的技能让同辈们汗颜。她眼看着自己朝向所要的目标快速前进着,但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目标呢?她心深处也不十分清楚。快近四十,她依然孜然一身。她曾楚楚动人,羞涩可爱,身边不乏追求者,但她太忙了,顾及不了这类小事,一愰就错过了人生最美的光景。

但在半年前的院长会议上,她明白了自己的目标。院长告知他即将离任,下一界的院里重要人选要开始物色。虽然有许多竟争对手,但她盘算着,只要努力一把,她一定会是一个重要人选之一。

可就在这重要关头,志钢,邻对的国家医院内科医生,她的好友发来简讯,杨紫晶,她几个月前的病人正在国家中心医院住院着。

一个她的病人住院,并不是一件什么大事,但志钢说要对她进行全面检查。就因为紫晶冰雪聪明,她足足用了从没用过的计谋才让她在紫晶身上动一个最新手朮。她冒着有可能一败涂地的危险,才成功地做上了这个手术。她从院长赞许的目光中,知道自己离成功又近了一大步。可这一切在全面检查时都会被发掘出真相。想到这些,让郭大医生一下失去了往日手术时的气势,她潦草地缝合了病人伤口,把一切交给了护士,就回到办公室,匆忙打开手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