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le and Cello

Music art and Cello

Monday, April 25, 2016

康复 20 ----- 希望

修竹愤怒地来到了位于 17层的牙科医院管理办公室,他告知接待人员,他要找院长谈话。当这个以病人在我心中为口号的医院的接待小姐看到气质高雅的修竹神情愤恨时,吓得有点不知所措,连忙进去通知院长。

江长春随即出来引修竹来到一间会客室。刚坐下,修竹即问,我是杨紫晶朋友,院方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紫晶的情形越来越严重,耳朵、颈椎、肩部都受影响,疼痛异常,你们对她究竟做了什么?

江长春关心地问,耳朵颈肩怎样。修竹说,自从做手术后,紫晶的左耳朵听力下降,左颈肩疼痛,非常影响她的生活,她都有轻生的念头。他接着说,你知道,杨紫晶是一名出色的音乐家,耳朵对她是多么重要!

是这样,江长春似乎放轻松下来,这都是正常的,我也有,随着一个人年龄增长,无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老化现象,疼痛是难免的。

修竹想不到他会如此说话,跟以往印象中的救人治病的神圣医护人员大相径庭。他一下就明白今天不可能从江长春身上得到任何帮助,作为一个音乐家,他不能理解世上还有比一个人的生命更为宝贵之事,绝望之际,他几乎哀求地说,你们知道她手术前是多么健康的一个人,这肯定不是—起简单手术,你们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她还有幼小的孩子要抚养,而如今她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无视和贱踏一个人的生命?

这时进来几个工作人员,他们在院长耳边讲了些话,似乎是要不要去叫保安上来。院长摆摆手,转身对修竹说,郭碧婷是我们院里的高级医生,经验丰富,我只能对你说她所做的一切都附合院里所规定的。

修竹说,这不是我们目前所关心的,最重要的是你们要想想如何可以帮助紫晶,救救她!

院长丝毫不被所动,心想,事到如今,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他对修竹说,我只能对你说这么多,请你走吧,一边就要往外走。

修竹又急又气,还想说什么,这时志钢和紫晶冲了进来。他们拉住修竹,走吧志钢说,我是紫晶住院时的医生,我等会向你解释,紫晶拉住修竹说走吧,苍白的脸,因激动而泛着潮红。

修竹这才跟志钢紫晶一起出来。走出17楼,他们来到一楼的休息处,志钢对修竹说,我建议你们去中国就诊。

原来往曰志钢时常打电话给紫晶询问她的病情,对她就医情况很清楚,他觉得紫晶已无法在S国得到应有的医治,暗暗帮她联系国外的治疗方案。

他接着说,我己联系好了一位医术高超的五官科专家,他曾经来S国作访问,我跟他很熟,你们去试试吧,我相信他会给你们极大的帮助。

志钢介绍的专家是中国N城经验丰富的五官科专家朱云锋。

人人都说S国医疗设备先进,医生医术高超,而如今却要去中国就医,紫晶和修竹疗百般无奈,又十分担心。志钢看出他们的顾虑,对他们说,这是一个可行的办法,朱云峰医术高明,为人正派,你们放心。

修竹和紫晶满怀感激,把志钢给的联络信息储存在手机中,告辞出来。

修竹回来便打电话告诉他的经纪公司,他必须取消一个在新西兰的演出,他愿意赔偿任何损失。经纪人为修竹从未有过的举动惊愕失措,以前就是修竹发高烧或是左手受伤,他都坚持演出,有次拉完琴后,琴弦部血迹斑斑。

走之前,紫晶跟文玉谈了丽丽的事。虽然文玉知道紫晶对丽丽之事已略知一二,但并没有挑明。当紫晶当面提起,不仅又羞又愧,流着泪问紫晶可不可以原谅他。紫晶想,她全是为了六月而活,其余的事己不重要了,便淡淡地说,该结束的事就让它结束吧。就这样,他们平静地办了分居手续。在S国,法律规定,分居一段时间才可离婚。

抱着极大的希望,紫晶把六月托给父母,修竹安排了一切事务,他们两人一起来到这个美丽安祥的中国东海岸上的—个小城N城,而刚好,N城又是修竹的故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