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le and Cello

Music art and Cello

Monday, May 9, 2016

康复 37 ----- 追思会

自从那天致命的事件后,六月就不断地做恶梦, 精神极度紧张,即使在白天,也要妈妈寸步不离陪伴左右,只要是紫晶不在视线一分钟,就会恐惧地叫喊起来。

紫晶什么地方都不去,请了假,在家里全心全意陪六月。她带六月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说六月有灾难恐惧症,需要慢慢治疗,要有耐心。他又说这种事件对孩子影响非常深远,一定要好好诊治,以把破坏减至最低。

他最后说,对孩子来说,换一个环境,从新开始,把不幸当成一场童年时的恶梦,也许是最好的治疗办法。

紫晶已告知修竹,取消最近的一节大提琴课,她想让六月好好平静下来。

尽管如此,小果果开追思会那天,她还是周全地安顿好六月后,自己去参加。紫晶让文玉请假在家,又把父母也叫过来一起陪六月,自己带着一束花,独自去会场。她想看看子扬书月和小果果。

会场里贴满了人们留言的各种颜色的小卡片和大大小小可爱的小果果的照片。在来访着留言本边上,一个镜框里写着:

"请把恨留在门外,带着你的爱进来!"

紫晶凝视了小果果的照片良久,想起最后看到果果的情形,想起六月特别喜欢这个小妹妹,常常爱抱起她玩,还有两个人奔跑玩耍的笑声,内心悲伤沉重。她想那天事发时,六月就在果果身边,如果黄景龙只是那么再划—下刀,她不能再想下去。整个人类的生命力是何等的顽强不息,如野草,春风吹又生。可是对每个个体来说,又是如此脆弱。生命已无比短暂,还有那么多天灾人祸,只要一把小小的刀,一场不经意的车祸,—种不起眼的病都能致你于死地。

紫晶看到子扬在会场边,正跟人们交谈着,她上前,跟他握了手,紧紧拥抱了他。子扬告诉她书月在里间休息,你去看看她吧,子扬温和沉重地看着紫晶说。

紫晶进到里面,看到书月独自坐着,眼睛泛着泪水,见紫晶进来,招呼她过来。

紫晶快步过去,紧紧抱住书月,潸然泪下。她们相抱着各自流泪,良久,书月说,谢谢你过来,请好好照顾你的六月!

紫晶点点头,请保重,别忘了你还有子扬要照顾,我会再约你。

当她擦干眼泪出来时,看见齐小渠也来了。齐小渠见她要告别,跟了出来说,我送你去停车场。紫晶正想问问有关子扬的事就同他一起走了出来。

齐小渠首先说,对不起上次介绍郭碧婷给你,害你受了这么多苦。

紫晶说,这不重要了,叫她以后好自为知。小渠说,卫生部得到一些消息,目前正在调查郭医生的一些行医中不法之事,他们可能会联络你。

紫晶想起朱云峰医生给的小瓶,但她没有告诉小渠此事。

紫晶最关心的是想知道为什么子扬认罪。齐小渠停下脚步,看着紫晶,他说如果子扬所做都是为了我和琳达,你信吗?

紫晶噤了一下,想起子扬那清澈没有一丝遮掩的双眼,她点了点头。她说,那么子扬一点罪也没有?齐小渠郑说是的。

告别齐小渠,紫晶不禁激动地想大哭一场,为子扬为书月和小果果。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她己经历了二场生死别离,她情绪激动。

上帝啊,紫晶知道你无限的大能,你深厚的慈爱,请保佑子扬一家,在往后的日子里,请你一定佐随他们,庇护他们,让他们不再受伤害, 请在天国里照看好小果果!阿门!她不停地祷告着到了家。

回家时,六月已睡了,她过去默默看着女儿美丽的小脸庞,不停地拿起她圆圆的小手亲吻,妈妈爱你,她在心里念叨着,不舍得离开。

她想起修竹,她渴望跟他见面,比任何时候她都想在他宽阔温暖、带着他特有的修竹味道的怀里静静休息。她又想起伯母,想起她对她讲得话,帮帮修竹。

那晚她又作了生病到绝望时经常做的梦,她站在一座高高的山顶,手里牵着一条红线,红线那一头是山脚下的六月。六月不断叫着,妈妈下来!妈妈下来!

她听到修竹急切充满爱意的喊声,晶,晶,…

她猛地醒了过来,摸到手机。她给修竹发了简讯,说要立刻见他。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