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Pang Art

Lily Pang Art

Wednesday, May 4, 2016

康复 32 ------ 垂危

几天过去了,伯母没有一点复原的迹象。烧持续不退,而且新近化验结果表明肾脏也被感染了,医生说,如烧再不退,影响各器官,恐有生命危险,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紫晶听了,难过得听不下去,坐下来低声抽泣。伯父谢过医生,走到紫晶身旁,拍拍她的肩膀说,没事的,不要紧,我们这么大的年纪,早己作好准备了,该来时总是会来的,我们会坦然接受的,别担心。紫晶抬起头,看着伯父的双眼,本该是她安慰伯父,却变成紫晶在伯父眼里寻求安慰。伯父微笑着,双眼却是红红的含着泪。

伯父接着说,看起来得让姐姐修齐和修竹回来了。好的,紫晶说,我来安排。

她打电话给修竹,修竹一直准备过来,此刻刚好趁有点时间己安排好过来,修竹说他会乘最早班机抵达。

伯父给姐姐修齐也打了电话,姐姐大惊,哭着说这怎么可能,刚刚妈还好好的,她和姐夫马上订机票一起来。

第二天下午修竹就来了,看到修竹,紫晶忍不住又要掉泪。修竹紧紧握了一下她的手,深情地看着她说,谢谢你,我先去看看妈,等会儿我再跟你说。

他穿上早准备的白色防菌服,跟着等在一边的护士进去里间。紫晶在外面看着他们母子深情想见。

过了一会儿,紫晶因连日来的劳累和此刻修竹的到来,她因为伯母担心而紧崩的弦倾刻松了下来,不知不觉靠着椅子迷糊过去。等听到开门声,才睁开眼,看见修竹从里间出来,眼睛红红的。

医生又来查房,修竹跟医生谈了良久,医生说该用的药都用上了,抗生素用到最大剂量,激素还要维持,看来烧难退下来,我们还是用点镇定药,让她舒服些。

修竹谢了医生,随后跟紫晶和伯父说,今晚让紫晶回家,由他来守夜。他过来拉着紫晶,收拾一下,我送你回家,顺便吃晚餐。

修竹跟伯父说他会带晚餐给他,就和紫晶走出医院。

外面天色己喑。早春的N城,吹来的风还是刺骨冷。如在往日,紫晶定会忘情享受着寒风吹脸的感觉,可此时,她心情沉重,冷风使她哆嗦。

修竹感到了她发抖的手,用他臂膀紧紧裹住紫晶,他强烈的体温隔着厚厚冬衣传了过来,连带他温暖的呼吸,和修竹那特有的知性混和着感性的男人气息,让紫晶感到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不由自主象阳光下的春雪一样融化着。

走着走着,修竹突然停下来,转过来,双手抱住紫晶,谢谢你, 晶。他说着就急急重重地吻起她来,紫晶想着他是就要失去妈的人了,人生一个悲痛的转捩点。又是难过,又是同情,不禁也忘情地回吻着他。他们就这样,在寒风中夜色遮盖的街角暗处,尽情地亲吻着,那对未来的不安,在他们最亲爱的人的亲吻里得到了按抚,也同时倾诉着对彼此强烈的思念和深深的爱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