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le and Cello

Music art and Cello

Wednesday, May 4, 2016

康复 31 ----- 伯母

当许多地方经过漫长的寒冬,终于盼来春花绽放之时,一种强悍的病毒却出现在中国许多城市,大举肆虐,不幸N城也是其中之一。

有一天,当紫晶和修竹一起和他父母通网络视频时,发现一直打不通,没人接。修竹连忙打电话过去,伯父接电话,告知伯母因感染流感而住院了。

修竹当下准备回去探望,但有一个十分重要的演出这几天要举行。紫晶马上说她替他先去照顾,等他稍有空闲再说。修竹担心,由于那场手术,紫晶身体比较羸弱,怕她也传染了。但紫晶说她会小心,定会作好保护措施,修竹这才同意让她成行。

紫晶把六月托付给父母,第二天立刻飞到N城,再次踏上这美丽的海边小城,跟第一次一样,她也是带着无比沉重的心情来到此地,她默默祈求上帝,保佑一切平安,就象上次她来一样,有个好结局。

她来到修竹父母家,伯父正在等她,看到她再三感谢她抽空过来。她放下行李,稍稍吃了点东西就跟伯父说去医院看伯母。

她带上一个严严实实的口罩,连头也包起来,装备严实,来到伯母住的医院。医院连过道上都挤满了床位,床位上是—个个打点滴的病人。她由伯父带着来到15楼的一间单人病房。

到了那儿,紫晶才着实吃了一惊,伯母的病比想象中严重多了。这个病房有两间,一道的玻璃门墙隔出两间。从玻璃墙望去,伯母正在那儿躺着,身上脸上插着氧气和其他管子,人看上去十分虚弱。就这么几个月,伯母从一个神清气爽的老人猛地变得如此脆弱。紫晶不由得鼻子一阵酸楚,强忍着下滑的泪。

伯父告诉她,伯母病情严重,肺受到严重影响,己变成一种纤维性肺,在用大剂量激素,身体抵抗力极度低下,—直发着烧,由于怕感染,隔离起来。

紫晶必须穿上一种白色隔离衣,全身裹得严严实实才能进入里间。

伯母看到她,一下子眼里放出兴奋的光彩,吃力地向她致谢并尽力劝紫晶早点回去,说家里有大大小小人需要她。紫晶极力安慰她,让她安心养病。

医生来查房时,紫晶仔细地问医生伯母的情形。医生说,肺感染严重,但又不得不用激素,激素和强烈抗生素一起使用,伯母还出现真菌感染,肝肾脏也受到影响。就看这几天肺感染能不能控制住,控制住的话,少用抗生素,形情会好些。

伯父雇了一个看护一起照料伯母。

紫晶仔细地给修竹汇报病情,一再强调她会尽量照顾,让他专心演出。

很晚了,伯父对紫晶说让她回去休息,紫晶说,她也跟伯父一起守夜。伯父立刻说,不行,有他和看护照料可以了,定让紫晶回去。紫晶说,她是帮修竹照顾他们,一定要跟伯父一起,好好照顾伯母。伯父见她执意,就让紫晶留了下来。

紫晶打开二张折叠床,和伯父一起倒在床上先休息起来。

她迷糊了一下醒过来,转身看去见伯父不在他床上。她赶紧往伯母那里看,只见伯父在里面,和护士一起正扶着伯母艰难地往洗手间移过去,慢慢地他们一起进了洗手间。

紫晶感动地看着他们,她想无论如何,伯母是有福之人。

就这样,紫晶和伯父一起在病房住下了。她陪着伯父,跟他讲讲话,有时进去看看伯母,跟医生了解病情,一有新情况,她就上网查资料和医生商量治疗方案。由于怕传染,她只是去街上买他们的一曰三餐时才出外走走。

因病房灯亮,又有护士进进出出,紫晶连日来几乎不曾睡好。但她似乎并不很累,在心里不断祷告伯母病快点好起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