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Pang Art

Lily Pang Art

Wednesday, May 11, 2016

康复 39 ------ 分离

文玉和紫晶那一场无可避免的交谈终于在文玉推三阻四后进行开来。

紫晶把六月放在父母家,告诉他们她要跟文玉分手了。父母已经听到许多风言风语,但总不愿意相信是真的。他们说,这是干什么!你病也好了,还有什么好吵的事?你们多好的一家,不要傻了!

他们自己说不了,把紫晶的舅舅、舅妈也请来,让他们好好劝劝紫晶。

舅舅舅妈说半天没用,气急败坏了,竟然赤裸裸地说,文玉家这么有钱,那个修竹有什么好,就会拉个琴,让我们白听都不要!他怎跟文玉比。你是怎么会事。你看着吧,你一走,女孩子排长龙来。

文玉父母到挺干脆,说紫晶要走就走,只是得把六月留下来。

紫晶看着文玉,他己经涕泪直流。紫晶也心酸,是啊,他不再是生命一样重要的人,却是比亲人更亲。他们毕竟一起渡过了美好的青春年华,有太多迩足珍贵的回忆。

紫晶还给丽丽发了长长的电子邮件,告诉她一一关于文玉的种种注意事项。文玉不能长时间坐着不动,因为他脖子曾经扭伤过,文玉胆固醇稍高,不可以多吃海鲜,千万嘱咐他开车小心,不要边开车,边想物理问题。文玉早晨喜欢喝红茶加牛奶,白天喝绿茶,喜欢法式烤面包,喜欢去那个叫翡翠的餐馆等等。

所有的不满、不愉快之事,都烟消云散了。紫晶如今对他只有满满祝福,愿他幸福!

当文玉在家里支使下说可不可以让六月留下来,紫晶重申心理医生的话,让六月重新生活的最好办法就是离开S国,忘却曾发生的恐怖事件,当它是个恶梦,紫晶说这是对六月和大家最好的安排。

爱女心切的文玉沉默了,他没有选择,说服家人让紫晶带走六月。

很快,修竹告诉紫晶美丽太平洋边上C国V城的一个大学音乐学院邀请他担任副教授一个职,大学还让他继续目前的演出合同,所以他的工作其本保持不变。太多飞来飞去,紫晶叹道。紫晶目前没有工作的心情,她想等六月好起来再说。

紫晶和修竹兴奋地准备行装,她只是对六月说去旅游,她想等她慢慢适应后再跟她多说,怕太刺激她。

紫晶懒得上法院,填写没完没了的表格,文玉也同样,他们竟然连婚也没有离也没结,就各自开始新生活。对他们和修竹来说,婚姻真的只是一张纸。紫晶只是关照文玉,让他们家准备一分文件把紫晶排除在仼何可能财产继承人之外,紫晶说这样免得文玉家担心。

No comments: